2016年准备买房时我选择了再等等这一等就从新房落到了老破小……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10-30浏览次数:

  前两天,“90后要奔三了”上了热搜。最早的一批90后,已然迈入而立之年,直面买房、结婚、生子等现实问题。

  因为喜欢杭州,1993年出生的小蒙国庆前在市中心买了个小房。虽然承担了房贷压力,但是劲头十足;因为和爱人一起在这座城市打拼、扎根,1990年出生的米歇在父母支持下,成为了“毕房族(刚毕业就买房的人)”,现在小夫妻的目标,是买一套改善型的大房子。

  而他们的故事,19款日产尼桑途乐大型越野优惠幅度大报价。只是很多新杭州人的缩影;通过他们的讲述,或许很多人能找到自己当初的样子,抑或是正在面临的情形。

  毕业第一年,我和朋友在城北的一个小区合租,刚搬进去的时候,均价在2.7万元/平方米左右。几个月后,那个小区的均价蹿上了3万元/平方米。

  转眼进入11月,杭州进一步实施了住房限购政策,不仅上调住房公积金贷款和商业贷款首付比例,还要求外地购房者提供自购房之日起前2年内在本市连续缴纳1年以上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证明。

  能买的时候不着急,不能买了,家里就开始心急了,叫我先去看二手房,但我不乐意。当时有个执念,我一定要买新房子!

  一观望,限购再次升级,要求社保连续缴纳两年以上。直到去年7月,符合条件的我才又一次把买房提上日程。

  两年来,限购、摇号、限价,市场的一系列变化我全在旁观。到了今年五六月,我有点坐不住了,爸妈替我关注的二手房价格也下来了一些。

  我问爸妈:“你们要不要过来帮我看一下房子?”但等他们来的时候,我看好的几套都已经卖掉了。

  有次我带我爸去看了自己选的房子,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买这么小的房子你能住吗?

  在这里还是要夸一下我奶奶,她是位退休教师,思想也很开明。奶奶很支持我买房,但她有自己的原则:买房子,要买套自己能住的,买了以后,不要考虑它是涨还是跌。对我来说,这套房子是用来住的。

  奶奶告诉我,前几年辛苦一点没关系,人要在有能力给自己一个家的时候,为自己安置一个窝。

  最后我买的是老小区,人车不分流,没车位,没电梯,隔音不好,水压低,电线还不够粗(使用大功率电器会跳闸)……不管是从小区规划还是房屋条件上都有很多问题,这些,我内心非常地清楚。

  我选择的翠苑一区是翠苑五个小区里社区氛围最好的,小区体量大、配套齐全、居民大多是退休职工或者三四代同堂,就像小时候的奶奶家姥姥家一样,让我觉得很有归属感。

  选择二手房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我真的不想经历摇号选房、等待交付这个复杂的过程;还有一个是,对我(一个在杭州毕业三年的普通外地女孩)来说,家里人给我付首付已经是最大的支持了,一边交房租一边付月供对我来说太艰难了。

  最终,房子成交含税是185万元,41平方米,两室一厅,月供是每个月6000多元。

  比如说窗帘杆这些,打孔都是我自己拿电钻打的;我家电线有问题,原先使用大功率电器,会跳闸,就找师傅过来换了电线;因为沿街,玻璃不隔音,我就找师傅来换了窗户……

  朋友们送我的生日礼物都很特别:我收到了一台电冰箱、一台洗衣机、一个电钻,还收到了灯、三明治机、烤箱、电火锅、电动拖把,还有一个柜子。

  哦对了,还有朋友送了我一个智能门铃,搭配我买的智能指纹锁,比较有安全感。每次开门,包括门有没有关严,家里有没有来人,这些都会推送到你的手机上。

  和同龄人相比,我买房子比较早。2012年刚毕了业,就拥有了人生中第一套房子。

  我想,一方面来自和大学男友(现任老公)感情稳定的因素,大学恋爱3年,认定了这个人,结婚、买房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而当年促成我和老公在3个月内搞定房子这件事儿,某些程度上,是被父母推着走的。

  直到买完房子两年后,我和我爸聊天,他深吸了口烟,皱着眉,压低了嗓子:“你知道吗?你毕业那年,我和你妈去杭州看你,刚走进你租住的农民房,看你蜗居在里面,我差点哭出来。”

  我的老家在绍兴,离杭州不远。我比较要强,虽然家里条件还可以,但我的想法是,毕业了,就不该再伸手向父母拿钱了。

  我的出租房生涯不算长,大约半年不到的时间。房子就在宋江村,文一路的翠苑小区后面,地理位置不错,步行十来分钟就是物美超市,平时小区外面有很多杭州老底子的小吃店。

  当时翠苑四区单间的租金已经是1500元左右了,为了省钱,我和大学室友一起去了后面的农居房看房子。看了三套,就定下了二楼的两个单间,还假装很老到地和房东来了个双人打包价,算下来我出950元/月。我和室友的房间紧挨着,我的这间有独立卫生间和厨房,加起来大约20平方米的样子,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装修,房间放下一张床,还有一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老式衣柜,再堆放点生活物件,就满满当当了。

  自从我爹妈来光顾过我那“催人泪下”的出租房后,买房子的事儿就正式提上了日程。

  我们当时的预算是150万左右。这个价格想买大一点的房子,基本就要往郊区走。大热天的,我们曾经倒过4趟车去闲林看房子。我记得当时跟着中介一脚泥一脚水地去售楼处,差点毁了一双我最心爱的鞋,忍不住朝老公发火:买房子真是烦透了!还不如裸婚呢!要么干脆不结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闺蜜的妈妈推荐,拱宸桥附近的房子不错。来回两三趟,看中了一套11层的房子,挺喜欢,但比我们原先的预算多了整整50多万元。除去首付,搜码网文化产业的价值链中所依托的产品是文基本每月还要额外承担7000多元的房贷。可当时我和老公每月工资才3000多元,不吃不喝也供不起。

  眼看着距离开盘时间越来越近,我的焦虑情绪也越发显现,我开始史无前例地连续做着一个梦——房贷还不出来了。等醒过来,发现心跳很快。

  为了买房、看房的事儿,我和老公难免也会有争吵。后来双方家长的一段话点醒了我们:你们买房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倘若这套房子成了你们矛盾的聚焦点,那它也便失去了本身的意义。

  我们恍然大悟,最终,也选择在该楼盘附近寻找其他价格、楼层比较合适的二手房。也是巧了,不久后遇上急卖的房东,将现在这套房子收入囊中。

  刚开始的首付和最初的月供肯定少不了双方父母的帮衬,现在,我和老公的事业已步入正轨,能轻松承担房贷。

  我们正在谋划再买一套改善型房源,但并不打算卖了现在这套房。这是我俩在杭州安下的第一个家,它承载了我们的心血,也见证了我们在这座城市奋斗的每一个脚印。

香港彩富网| 香港高手论坛| 马会管家婆玄机| 牛魔王管家婆| 藏宝阁| 藏宝图论坛| 天机子高手论坛| 7467波肖门尾图库| 惠泽社群| 濠江赌经| 六合彩凤凰天机| 凤凰天机网| 一点红彩报| 新葡萄京赌侠| 藏宝图|